槐散√

我想成为你的Holy Knight啊☆~!!

《平安追溯》[司leo][历史向]


*之前给喜欢的姑凉写的平安leo,按照她画的设定来的。
*历史向,我觉得不可能有人看懂[md],末尾解释。

广漠澎湃的黑暗深处,只一点路灯荧光微照着,橘发少年的身影正伴着巷路墙侧飘落来的樱花瓣,在人影缭乱中起起落落。"笨蛋!敌人这么多,拜托你专心点吧!"赖名泉悄声将逼近的敌人一刀刺中心腔,担心地回望不远处有些心不在焉的月永leo。"知道了啦☆!"少年将缀着流苏的武士刀在手中把玩着,一边嚷嚷着"要等我的inspiration出来☆~"刀只是被他轻轻挥舞着,便能在面前人的胸口开出朵朵血花。顷刻后,leo便随意地将沾满献血武士刀丢入伏尸中,面前的敌人似乎已经全部解决,他便掏出笔大笑着,想把脑中回旋已久的胜利凯歌谱写在墙上。

"王——!"只是一时疏忽,凌利的刀锋悄然逼近他的颈间。leo惊愕地瞪大清莹绿的双眸看着刀锋突然偏转将他的发梢轻削,而面前突出的敌人面色由阴险转变为扭曲。那种表情,leo见过千次万次,那只是被刀刺击心脏正中后,临死前的绝望而不甘的表情。后面有人,不是赖名,不是凛月......那是......

面前的尸体被毫不留情地如待垃圾般推倒,那位新面孔少年朱樱色的头发正和飘散的樱花衬和着,在昏黄的荧荧微光下,倒映在leo的眼眸中。朱樱发色少年靛紫色的眸中流光荡漾,似有万语深藏。他的声音轻慢地敲击在leo的耳畔,他说"leader.....好久不见......"

好像也曾遇见过这样的场面,在leo的脑海,记忆碎片杂乱的相互撞击着。也是朱红发色的少年,沾满鲜血的衣袍,伏尸百万,血流成河。那位少年是独自孤身一人,跪在他的面前,哭吼着,呐喊着,疲惫的靛紫色的眸中透着点点血丝。他紧握着leo的肩膀,一遍又一遍的说着
"leader...我来了..."
"leader...我来接你了..."
"leader...求求你...求求你快醒来吧......"

又是不同的场景,同样的少年,苍白的天花板下,机械设备一声一声的尖叫划破天际。那位少年趴在他的床前,颤抖着手抚摸着leo的脸庞,滚烫的泪水也滴落在他眉心。leo能感受到少年炽热的感情,透过浸入皮肤的泪滴,他体会到少年心尖的绞痛。少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
"leader...求求你...求求你...醒来吧......"

思绪重回此刻,朱红发色少年正顿足在他的面前。他听见少年的低喃,如轻颂一般。
"leader...终于又见面了......"
"leader...别来无恙......"
"leader...我终于再次找到你了......"
"leader...我好想你啊......"

少年的手轻触leo的脸颊,满眸的温柔似乎要溢出淹没他。leo也想抬手将他的五指紧扣。在第一段记忆碎片里他已无力抬手,骨节颤抖,牵动神经末梢的痛从他的指尖传入心尖。他只能看着少年一遍又一遍地深情呼唤,涕泗横流。第二段里,他张口想诉说什么,却只能无奈的抬手又垂手。
而此刻,他将少年的手紧握,四目相对,随即凌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leo的脑海。少年与他,一切的记忆,不断的追寻。

再次睁眼,他看见洁白的病房里朱红发色少年静坐在一旁,正低头细心削着苹果。"朱樱——"leo突然将面前的司猛的抱住,苹果清脆落地的声音让他感到一切都是真实的。"leader...?"司有些呆楞地看着他。"朱樱啊...我做了噩梦啊"leo望着正露困惑的朱红发色的少年,轻声说道。"是被外星人绑架的梦吗leader?"少年轻笑了起来,伴着窗外随风飘入的樱花,与那夜的美景重合。 "是啊☆"leo的心里泛起圈圈甜蜜的涟漪,此刻,他的心忽然软地没有力量跳跃。

*解释下:以日本平安年代的桓武天皇和大臣藤原种继为原型。也不能单纯的说司和leo代表谁,双方都有混着写。
桓武天皇和藤原种继是掀起一场改革,据我所查到的少的可怜的资料,可以看出,藤原是一直追随着桓武天皇的。后来黑恶势力因此看他们不爽,所以藤原种继被杀了。......
我想表达的是leo陷入了混沌,然后司去找他,一次又一次把他救出来的,这样。

《形诸词色》[宗mika宗]

...emm背着大家偷偷写文...没写司leo偷偷写了宗mika宗...好罪恶啊......一放假就控制不住我的脑子我的手...
[仿槐聚先生文笔]

听舞厅里靡靡的乐音,无理由地高兴,无目的的期待,心似乎扶摇直飞。可这欢喜是空的,像周围娇俏少女们说着的情话,只如木偶神情般空洞,只剩着忽忽若失的无名怅惘。斋宫宗坐立不安的要活动,却颓唐使不出劲来,好比舞厅里一角池塘处的细流,虽汩汩地流着,却始终是在小塘里打着转。偏偏那被满身香脂味的女子们围着的异眸少年仍旧未觉,依旧咿咿呀呀唱着开怀大笑着。宗自觉这种偷窥凝视的心绪,只如词曲里所写的幽闺伤春的情境。他觉得好笑,却似乎心挤紧作痛。他看影片mika在云烟袅袅的舞台上敛眸转身,脸上还依恋着笑意,宗又觉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欣喜一阵酸涩交织杂糅。

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,影片不再跌跌撞撞地追在自己身后了?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明明是害怕人群的影片学会了独自登上歌舞厅,在没有他的引导陪伴下,在众目睽睽之下,唱着宗炉火纯青的歌曲,跳着宗了然于胸的舞。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失去了完美的仁兔,世间他只要mademoiselle就够了。身为残次品的影片,自然总该丢弃。可他还未张开手,影片却自退一步。明明说着"要陪老师一直到地狱的尽头",明明是突然学艺猛进,可他与影片之间攸然多了什么。望着舞台上的影片,他的心又软得没力量跳跃。

演出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?宗也不知道。他只望着舞台上笑靥如花的影片,脑中浮恋着往日与他的一切。夏日里他别一朵花在mademoiselle发间,偏偏影片总爱模仿,在他杂乱的头发中插满花儿,又总是嚷嚷着"老师看看我"。

朦胧之中,影片好像从舞台上下来了,正站在他的面前,又好像悠远淡漠地笑着。这时里空气中浮动着无尽的情话,都扑向宗嘴边要他说。宗不愿说,觉着这空气亲密地使人窒息。少年眸中流光溢彩,将衣角微翻的流苏抚平,轻说着"老师来维护我吧"。宗此刻只觉这话,似喃喃在他耳边,心里涌起无尽的喜悦,影片还是如往日一样的地,爱他爱地形诸词色。

舞厅里的花香真是暖得使他头脑迷倦。

《第三次玩这个梗,我居然还没有想到题目》[司leo]

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想到标题啊......大概这篇特别短吧,想了一个月都没想到啥来着。以及洞房是没有什么的,我一开车就会变成病娇囚禁play的[小声地]。但是这个想让它成为纯爱文啊!!!!大概是从司的角度来写的√
xxxxxxxxxxxxxxxxxxxxx正文xxxxx
     从入洞房到现在,将近过了一个小时。距离朱樱司一脸痴情地看着静躺在床上的少年,也已过了一小时。面前穿着大红嫁衣的熟睡着的少年,逼进窗的月光为他恬静的睡颜蒙上了一层胧纱,宛如落入凡尘的天人。突然一阵刺痛从司的心尖缠绕开,连带着呼吸也有些停滞。他还会离开自己吗?就像昨日荒唐梦境中的那样,突然离自己而去吗?思量着,司不禁伸手轻抚少年的脸颊,带着难以掩藏的心疼与柔情。想着想着,又不禁紧紧地抱住了他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留住他一样。
     清冷的月光,也不知寒了谁的夜。朱红发色少年温暖的怀抱,又究竟入了谁的梦。
     像初涉情网[本来就是x]的懵懂少年,面对着刚醒来的,仍旧一脸懵逼的恋人,朱樱司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能想到的最好的措施,就是一个早安吻吧。于是又在被吻后更加懵逼的恋人面前,微笑地说着"记住我的名字吧!我叫朱樱司!"在听到对方奶糖一样甜亮的声音喊出"suo~"时,司的心里也是有如蜜糖淋洒过。每每想起此事,司都不禁轻笑出声,心里的甜蜜感是怎么也无法消散啊。
     然而随即很窘迫的是,司怎么也无法找到为恋人准备好的衣装。衣柜里各种各样款式的裙子让司有些眼花缭乱。等等!?不对吧...等下!父辈们以及姐姐为自己的新娘准备的都是女装啊!都没有想到会是男儿身吧。其实司的心里是很窃喜的。当司踌躇地说出"不如先穿我的衣服吧"时,恋人突如其来的一句"这就是肌肤相亲吗?",不禁让司羞红了脸。"...嗯..."纯情如司,还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而日后,当司习武后大汗淋漓地回来时,每每都能看见趴在地上愉悦地写着曲子的恋人。他能留在自己身边,真是万幸啊。司这样想着。院落里的樱花此时开得正旺,衬着恋人清莹绿眸里流转的微波,让司有些恍如在梦境。汗水正顺流着自己的脸颊落入衣衫。司在恋人面前停下步伐,心里希冀着他能像言情小说里所说的,掏出香帕为自己擦汗。然而恋人却掏出了一叠乐谱,让司有些哭笑不得。

《流亡》[第一章 下][司leo]

"我该怎样与你邂逅,我的恋人。"

  月色流转,逼进窗来。司静倚在床头难以入眠。据说妖与人的烦恼不同,因他们是没有真情实意,故而连烦恼也可能是假装的。可司仿佛是不同的,他觉得自己对村里所有成员都是发自内心的笑的,可不知为什么内心总有俯瞰众生之感。那位身为人类的"朱樱司",据说曾是王族将士,与司此刻的身份倒也有些相符。为了恋人而背弃信仰,是多么愚蠢的行径啊。司此刻却不知怎么的,竟有些羡慕他。比起自己心里难以填补的空洞感,为爱而飞蛾扑火的行径似乎更能掩藏内心空虚吧。今夜并没有噩梦,可司却辗转反侧。
    一大早,便是晴空高照。东末村的村民早已准备秋收。司走在秋收队伍的最前头,听着后面的村民,一句甜过一句的对唱着情歌。也许这样淳朴又恬静的生活,是值得自己用生命来守候的吧。排头的司这样想着,不知不觉却已经走到了偏远的泥道。司暗惊一声"真是太大意了"便转身欲往回走。而从树林里传出的一声惊呼,突然将他沉睡已久的死寂的心给揪住了。穿过树林,越过灌木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狼狈地坐在地上的少年。司微微一怔。是人类?面前的少年也抬起被几片落叶轻覆着的头,打量着司。"诶!是你啊!朱樱...朱樱发色诶!?"少年有些懊恼的拍拍自己头发杂乱的脑袋。而司的心里,却突然有某种复杂的情感如排山倒海般袭来,心里难以明说的空洞,仿佛突然被填满。面前的少年杂乱头发的色泽恰好和天边云烧起的颜色相交辉映,清莹绿的双眸还盛着点点泪光。
    "?"司歪了歪头,看着他。"我从树上摔下来了!好痛啊!"橘发少年有些委屈的揉揉自己微微红肿的脚腕。"然后就扭到了!"少年说着便沮丧的低下头。"是迷路了吗?"司听见自己有些干涩的声音里夹杂着丝丝关怀。其实他内心很渴望这个少年回答"是"吧。"嗯嗯!"少年抬起头满眼委屈。"那...我先带你去疗伤吧......""诶!好啊!带我去外星吗!?"面前少年的双眸里突然就溢满了星光,晃着司的眼。司不由分说地将少年抬起,背在自己有些瘦削单薄的背上,一步一步稳稳地向前走去。
   "请不要再晃动了!"
   "啊要去外星了!"
   一路上,便只听到司柔声低斥,和少年开怀大笑的声音。
   终于到了村口,族长早已恭候多时。当他看清司背上所背着的人时,浑浊的双眼里似有波涛汹涌而过。宿命,是无法更改的。就算将这东末村安置在如此偏远的地方,命运的齿轮,仍旧转动着。是啊,主的命运又将多舛。"回去吧......"良久,在司有些不安的注视下,族长轻叹一声道。
   沉寂的东末村终于迎来了外人。听说是位人类,还是族长之子朱樱司所带来的?听说骄傲放纵得很啊,虽是男儿身,却比村头的麻衣还漂亮啊?听说要把司大人的魂魄都给勾走了?一时间,村里流言四起。

《流亡》[第一章 上][司leo]

   少年心有诸多事,沉在寂静无人知。
  
   也许是近几年前,也许是近几个世纪前,东末村便已存于世。人界经历了这场大变革一般的混战,遗留下的唯一的净土便是这东末村了。而据说这东末村可是猫妖的世界。
   要说到东末村,第一闻名的便是族长之孙——朱樱司。司是由这儿的秀灵山水陪伴养育大的,一头足以与散落樱花媲美的朱红色短发,一双靛紫色的眸子里盛满着和溪流如出一辙的柔波。他只需轻轻弯腰,纤柔而骨节分明的手向你伸出,便足以引得你为他惊叫,为他神魂颠倒。
   关于"朱樱司"这个名字,却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。相传啊,司诞生的那一日,便有灵光照耀于此。族长跌跌撞撞地走到还是幼猫体的他的身旁,低喃着"我的主,您终于降临..."故而,他便冠上了"朱樱司"这个名字。父辈们口口相传着,人界曾有一位王族英雄,名唤为"朱樱司"。族长便曾是他的下属。
   可司并不喜欢这个和他同名的人类的故事。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厌恶和嫌弃。据说那位"朱樱司"最终爱上了神,在人神大战时却抛弃一众士兵逃亡。面对芸芸众生,他是选择了背叛与逃离。这样的"朱樱司",为什么会被称为英雄呢?明明是个愚昧的败类吧。司从小便这样想。可是他爱上的神,究竟又是谁呢?每每谈及那位神,族长便有些愠怒地闭上眼睛,用威严而冷漠的声音说道:"司,你毋须多想。"一向乖巧的司便只得作罢。
   不知为何,司从小到大都有隐疾,在某月某日的夜晚,频频梦见一栋监狱,狱里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深沉的绝望。司只觉得心悸,好像自己曾经历过一般。梦里还有些许橘红色的微光,以及一个人疲惫而无奈的身影。这个人,是谁?他好像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他,记忆的空缺怎么也无法补填上。每每梦见此事,司便心痛到无以回神,只得不停捂住胸口,不停的喘息着。医,也无医可看。药,也无药可救。
   
  
[ps:下一章leo就会出场啦!!!!]

《囚禁》[司leo][自行车!]

咳!是司leo的车啊!初次开车!其实只是破自行车![一脸羞耻]其实只是因为个人超喜欢病娇+囚禁play而已![是不是太重口了][啜泣]
严重ooc预警!!黑化向司糖!!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     
    倨傲的朱红发色少年有些不耐地将瘦削的躯体轻倚在靠座上,修长的手指轻慢地敲击着扶手。车流仍是停踞不前,路旁娇羞盛开的花儿和他所珍藏的恋人相比,真是相差盛远。"少爷,请稍安勿躁。"前排的管家柔声提醒,少年只轻应一声却自有打算。
     听着车流中一声高过一声的笛鸣,朱樱司不禁懊恼地抬手揉揉太阳穴。"请开门吧。"司理了理颈间有些偏位的领节,低声说道。在司机[就是我]和管家错愕的目光下,他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,穿入人海。纵使这儿人头攒动,朱樱司也只想快点儿回到家中,快点儿见到他日思夜想着的恋人。
     穿过庭院,穿过厅堂,终于到达自己的房门。朱樱司抬起手臂轻拭去沿脸颊而下的汗滴,再深吸一口气,"咔嚓"一声扭开房门。阳光随宽阔的落地窗而入,倾泄在花岗岩地板上如碎汞一般。司转身锁上房门,再径直朝高大的书柜旁走去。书柜旁有一道暗门,隐藏着司的秘密啊。
      推开门,映入眼帘的即是一个低头沉睡着的少年。"leader..."司关好门,轻声慢步地向他走去。少年橘色的发丝轻散在肩上,流光溢彩的清绿色双眸此刻微闭着。司沉醉地看着他姣好的面容和微张呼吸着的嘴唇,不禁喉咙有些发紧。"leader又不盖被子睡呢...会着凉的啊..."司低头在少年的眉宇间轻印下一吻,轻轻地将被散乱在一旁的毯子为少年盖上。"唔...suo~你回来了啊..."少年突然睁开双眼,恰好撞入司满溢着柔情的双眸。"嗯..."司轻手抚上leo的脸,余光却突然瞥见微开的窗子,心里猛地一震。
       "leader..."司的脸色突然阴沉下去。"leader...今天,也打算,逃到,哪里去呢?"伴随着刻意放慢的语调,右手有些生硬地抬起恋人的下颌。"suo..."没等leo说完,司便狠狠地吻了下去。唇与唇的交触,司的舌头已快速侵入恋人的牙腔内,与不知所措的他的舌头交缠起来。他伸出右手轻压在恋人的脑后,试图加深这个吻。"呜..."leo有些缺氧的呜咽声突然敲击着司的耳膜。"真是笨蛋呢leader...连接吻也不会吗..."赶忙结束这个吻,司糖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角,轻笑道。
      面前的恋人微张着嘴唇,轻喘着,白皙的脖子下藏着的喉结微微上下轻动着。司靛紫色的双眸不禁闪过一丝暗光。轻咬上恋人的喉结,像对待珍宝一样的轻舔着,轻咬着。"嗯...suo..."leo也不禁扬起脸轻喘道。
      面前朱红发色的少年还是睡着了,他还是不忍心向自己下手吧。leo抬起手轻抚在自己颈间突然熟睡了的少年,叹了口气。那日司留着泪水说着"leader总是乱跑啊,所以,我要把leader抓住啊..."的画面又浮现在leo的脑海中。颈间的铁链有些让人觉得难受呢,说出来的话,suo大概又会觉得自己要逃掉而抓狂了吧。他也要在学校和家之间不停奔波啊,真是太累了。leo想着,再次叹了口气。轻抚着睡着的司的头发的手顿了顿,低头在他眼眸上印下了一个吻。

《并没有题目》[司leo]

帅气王子朱樱司x平民少年月永leo!!想起很久之前看到的泰戈尔的一个王子和平民少女的爱情悲剧后,突然来的脑洞!但是司leo不可能有悲剧啊!!!他俩永远在一起!!大概是以对唱诗歌的形式来写!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  leo:"
明明是平淡的早晨
为什么所有的鸟儿开始娇鸣
窗前路边的野花齐放
开得比往年更加引人入胜
今日的小路更加喧嚣
草丛里的小猫却不见踪影
今日
我心爱之人即将到来
来到这美丽的村庄
为了他的新娘
为了找寻他的新娘
谁会与他执手
谁会得他笑颜
路边的花儿也为他怒放
地里的苗芽也为他破土而出
他会来到谁的门前
他会牵起谁的右手
母亲啊,
您深知他不会到我的窗前来
为什么
为什么要用讶异的眼神看着我"

司:"
今日我将为他而来
我心心念念的人
他是有着精灵一样的眼眸
奶糖一样的音色
可是
为什么我无法寻找到他
所有大开的窗子里
我无法寻觅到他的身影
路边的野花们催促我快走
树枝上的鸟儿也为我唤着他
他在哪儿
他在哪儿"

leo:"
无法抑制的
我的思念
我的心绪
我期翼着
他能够来到我的窗前
书桌上的一叠叠乐谱
均是思念他的证明
可是他终于来了
从我的窗前经过
为什么
他无法看到我的面容
天边的云儿也为他的容颜而失色
我踌躇着
颤抖着
将为他而写的乐谱
抛向窗外
抛向他来的路上
他的马车倾轧过我的心
他毫不回头地向前
母亲啊
您明知他不会为我停留
为什么要用讶异的眼神看着我"

leo:"
日暮黄昏
他敲响我的家门
他是疲惫的路人
而我又该是谁
他拿着乐谱
以难以置信的语调问道:
'他在哪儿'
因为羞涩
我无法直视他的靛紫色眼眸
那眼中有着我无法靠近的
炽热的火焰燃烧
当他哼唱出我熟悉的旋律
向我伸出手
泪水模糊我的视线
'是我
他就是我'"

《流亡》[司leo司]《序章》

    啊我想写个长篇的,写到我不想写的时候!假装很正经的样子!!总之就是司糖和leo爱的死去活来的深情虐恋balabala!!可能是悬疑向+推理+文艺!!其实后面一堆车!!!!裹着虐的表皮的甜文,也是裹着甜的表皮的虐文!!就是这样混乱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    流浪于此,亡命与斯。
    也许这故事得追忆到千百年前。传言道,人间与神界相通,妖界与地府相连。就这样安稳地平淡无奇地过了千年。终有一天,神批判人类过于贪婪卑劣。而人抗议神过于自私傲慢,视人类生命于蝼蚁。战争的号角已然吹响,本冲在前线的人类骑士却弃甲曳兵而逃,本统领神军的将军也锒铛入狱而亡。
     朱红发色的少年跪在神狱前,拼命地向狱内被死拖着远去的人伸出手。十指并未交织,临死前的叮嘱并未传入恋人的耳畔。人类的生命终究是脆弱而可悲。"我该怎样拯救你",我最爱的人?
     人类忘了,神也忘了。这天地万物皆为牵连。神由人而来,神为人而存。绝望的少年,在神狱前死不瞑目。恋人的踪迹,又该何处去寻?六道轮回,为什么心爱之人一次又一次地离去?
     "leader,我一直以为是身为妖的我,给你带来了不幸。"
     "suo,错的是我啊,把你卷入这纷乱的是我啊。"
     面前的少年满脸的疲惫难以掩藏。一直都打理地柔顺干净的一头朱红发短发,此刻却与碎枝叶相缠绕,杂乱不堪。自懂事起便日夜整理地一尘不染的白衬衫,此刻也与垃圾堆里的破布相差无几。少年靛紫色的眼眸中却燃烧着不灭的光芒。看着同样跋山涉水而来的恋人,轻唤出一声"leader"。
       "我终于追上了你的步伐。"

《我还是不会取题目》[司leo]

    其实应该是之前写的那个啥充满民俗乡土气息的梗的续篇,不过这个是从leo的角度写的啦,也许ooc吧[啜泣]。土匪窝里奇葩绅士少主朱樱司x村里最美傲娇少年月永leo
  
    月永leo最近有些小心事。不论是树枝上成双成对的鸟儿们的啼鸣,还是眼前土地上刚写好的乐谱旁相依偎着的悄声经过的两只小蚂蚁,都让他十分窘迫。曾经骄傲放纵开怀大笑着的少年,此刻却低垂着脑袋,双眼静默地盯着面前的书本。唉,他明天就要嫁人了啊。leo的心里一阵别扭难过不情愿。昨天下午,山上的头头家的少主大张旗鼓的征婚。这少主听说是年轻有为,玉树临风啊,早就俘虏走了村里所有少女的芳心,除了他家的luka。所有征婚现场的只有月永家缺席。突然月永家就落下了欲擒故纵的名声,于是少主表示"月永家的姑娘很有个性,我就喜欢",然后征婚小分队进军月永家。不明真相的leo正好穿着浴衣在门口晃荡。征婚队长一进来,就看见头发柔顺披散下的leo。眼角微挑的清莹玉双眸,眸中微波轻漾,及肩的橘色长发柔顺如丝绸,以及含着樱花淡香的柔风抚过少年清秀的面容,朱唇微启,似欲言又止。破门而入的汉子呆楞住了,随即拍着门说"这样绝色的姑娘就该配给我们的少主大人啊!"然后汉子便在leo呆愣迷茫的目光下,以及门口一众啜泣的少女们面前宣布少主即将迎娶月永家的大姑娘。藏在衣柜里的luka哭着跑出来抱住leo,说着"哥哥不要走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",然后递给了他几本薄书。错愕的leo赶忙柔声安慰着luka。突然之间,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嫁人了。
    leo翻开面前luka递给他的小书,只见扉页写着《霸道村官爱上我》,leo不禁感到一阵恶寒,等一下,怎么和他的处境有点像????朱樱司?这个名字一听就是正经人啊,怎么会做出强抢民女,呸,强抢民男的事情????宇宙真是奇妙啊。
   直到第二天被迫穿上嫁衣的leo,坐在花轿里,耳边萦绕着红娘说的"朱樱家的新娘子真是漂亮啊!"就这样,月永leo出嫁了,带着满脑子对朱樱司的猜想。直到新婚夜半里酒醒时,一睁眼,撞入朱红发色少年满眸温柔。

一颗守望的树[司leo]

啊这个是很久之前花鸟leo那期想的文,leo说自己是"伊卡洛斯"真的感觉超心疼他啊。[哭]我就是想让司leo他们不论怎么样都有牵连啊!!

#梦#司leo
    朱樱司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梦里是他生前从未去过的一个孤僻海岛。天空一碧如洗,镶嵌在其上的那轮太阳却异常的亮堂,好像再离它近一些近一些,就会被灼烧殆尽。不够烈的风里夹杂着浓浓的海腥味,浪花一朵一朵的碎开在他的脚边。司好像变成了一棵树,像骑士一样的守候着这海岛的,一棵最高最挺的树。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安宁,让司几乎以为这不是梦。当他看到一个黑影从太阳的附近急速下堕时,突如其来的痛袭及了司的全身,从心尖开始,如涨潮水一般,连指尖末端敏感的神经也不放过。司好像注视过那个黑影很久了,从他突如其来的闯入司的视线,然后再是之前的遨游天空,再是现在的堕入深海。司想扭开头,试图减少这钻心的痛。可他忘了他现在是一棵树,无论怎样,他的视线必须朝着前方,朝着那个黑影下堕的地方。司听着一个男人不停的呼唤着"伊卡洛斯",也许是那个黑影的名字吧。当那个男人把司心中的黑影从海里救起,艰难的走向司的身旁时。当司终于看清黑影的脸时,却全身发怵。再然后,将黑影埋在司的身旁的男人,对着司不停地流泪。泪水洒在司的脚边,黑影埋葬之处。司突然也想流泪,可是他又忘了,他现在是一棵树。也许十几年过去了,司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,直到他在天雷下闭眼时,也想着:如果能在多陪伴着他,就好了。
       梦中突然惊醒的司,睁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杂乱的短发,汗湿的白色衬衣,胸口一阵一阵地疼。他低头捂住胸口,口里念叨着:"leader......"